舰长X八年后的布洛妮娅

舰长X八年后的布洛妮娅

本事黄耆虚热喘,五味芍药二门冬,参耆熟地炙甘草,乌梅姜枣茯苓功。坚硬色紫,时觉木痛。

又男子遗精,女人白带,俱贴脐下。 气血虚甚者,宜服十全大补汤托补之。

轻者使毒气随火而散,重者拔引郁毒,通彻内外,实良法也。 灸小儿,先将蒜置大人臂上,燃艾候蒜温,即移于小儿毒上,其法照前。

用少壮无病人之乱发,以皂角煮水,洗净油气,焙干,用新瓦罐一个,填入内令满,净瓦片盖口,盐泥封之,炭火围罐之半,煆一炷香取出,候冷研细,吹鼻中,或用发灰二分,童便七分,酒三分调服,亦可止血。加味六君虚五□,人参白术共炮姜,陈半茯苓炙甘草,升麻柴胡肉桂良。

麻疹已出贵透彻,细密红润始为良,若不透彻须分晰,风寒毒热气虚详,风寒升葛汤加味,毒热三黄石膏汤,气虚人参败毒散,托里透疹效非常。其余内外治法,按痈疽肿疡、溃疡门。

苏子炒当归陈皮半夏姜制甘草生前胡厚朴姜制桂心沈香气逆喘用降气汤,肺虚无邪服最良,苏子当归陈半草,前胡厚朴桂沈香。结痂险证,谓痘结痂不尽脱也,瘢痕干燥者,谓瘢痕不润泽也,以上二证,固属险证,若饮食强美,二便调和,虽险不足虑也,余毒者,谓痘后余毒未尽解也,其色紫黯者,乃余毒之热留于血分也,疡疖者,谓其毒留久必发痘毒火疮也。

Leave a Reply